星空演讲丨张大大对网络暴力说不 谈妈妈身患癌症落泪_娱乐

发布日期:2019-07-22

    腾讯娱乐专稿(作者:栩栩)网络暴力最近已经成为了大家最关注的话题之一。在遭遇或者面对网络暴力的时候,我们应该怎么办?作为普通的网友,面对网络暴力我们只能做一个无能的看客吗?在12月16日晚,由腾讯新闻出品、腾讯娱乐发起的2018年冬季星空演讲第四场正式开讲。本场活动以“逆生的力量”为主题,张大大作为演讲嘉宾,动情分享了自己面对网络暴力的心路历程。张大大在星空演讲在演讲当天,张大大是带病站在了舞台上。发着低烧的他是吃了药强撑着上台,但是即便嗓音有些沙哑,但是诚恳、走心的分享让大家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张大大。在演讲中,张大大带着观众一起回顾了自己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——由于《我是歌手》中的表现被网友黑上热搜榜第一的时候。张大大回忆说:在刚入行的时候,许多前辈都对他给予厚望。他也对未来充满了期待,但是没有想到他他没有红遍全国,而是“黑”遍了全国。他也曾经委屈过,抗争过,甚至还想过改变自己,去迎合观众的喜好。但是他慢慢发现,网友“黑”他停不下来,他开始接受,甚至还会翻看网友的评论,看又有什么新的“骂”自己的方式。在那个时候,张大大以为自己学会了和网络暴力共处,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,这样的“平和”并不是真正的成长,而是通过削弱自己的羞耻心来获得暂时的平静。长远看来,这样压抑自己的情感其实不利于艺人的成长和心理健康。纵容网络暴力,不仅伤害艺人本身,同样也会让这个社会充满戾气。作为一个经常被“黑”的主持人,张大大还特别分享了自己的一个故事:在拍摄《真正男子汉》时,他因为把唯一的打电话机会留给了杨幂而遭受了大量网友的辱骂。但事实是,他的妈妈罹患癌症当时正在接受化疗,他不愿意拿家人的健康作为自己在节目中的“噱头”。在提到这段往事的时候,张大大数次哽咽,强忍泪水,现场观众也用最热烈的掌声报以支持和理解。张大大自己也打趣,如果他自己长得和精修一样,是否网友会对他宽容一些。通过他走心的分享,现场不少观众都被他的真实打动,用掌声给了他鼓励和支持。以下是张大大演讲全文: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张大大。大部分的时候,我在舞台上都是绿叶,需要照顾好舞台中间的每个嘉宾的情绪,按照台本上严格规定的问题,来询问每一个嘉宾的感受。但很少有人关注我们这个行业走过来的这个路。所以今天我其实特别紧张,我人生中第一次做演讲,我希望今天坐在这里,把我的故事和大家分享。先说说这个标题,因为节目组请我一起来演讲的时候,其实我们已经筹备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了。演讲要定主题、定标题,节目组热情给我提供了很多的选择,大多都是煽情向的,比如:“带着伤疤的人”,不合适;“戴着面具的人”,不合适,我也没有整容;“行走的眼泪”等等……最后我提议,不如索性叫“苍天有泪”吧?整个微信群一阵爆笑。其实很多在台下的观众,还是在看直播的观众可能都在想,你为什么要来做这个演讲?我也不由地问自己,这是演讲?还是刻意洗白?故意卖惨?说惨那我就来卖一卖惨吧。节目组前几天发布了群体海报后,我特别害怕点进有我图片、访谈的微博下面,但我还是点进去了。下面留点专门点名骂我的不在少数。例如:“张大大还没死?”“今天我的QQ宠物过生日,可以让张大大给它磕个头吗?”“看到张大大生理性不适,求友军点赞”…偶尔几条支持我的声音也几乎淹没在骂声中。不得不说,这一届的骂人水平更高超了,很多金句都新鲜得我第一次听到。几乎隔三差五都会被记者和朋友很客气委婉地关心:网上还是有一些质疑你的声音?(想把你骂死的人),对此你有啥感受呀?十年了,我早已有了一套对答自如的标准答案:“感谢所有不同的声音,甚至是刺耳的批评,才会让我更快地成长。即便是接受谩骂,我也觉得是工作的一部分。”身边的一些朋友看到这些就会安慰我:没事儿的,是因为你有话题才会被骂,被骂了你才会红,才会更有流量,这样多好啊,你看看你现在比以前红多少呀!就像刚才陈老师说的,坐着火箭的速度蹭蹭蹭。还有艺人朋友说,别人想买热搜上都难上!我看你该高兴还来不及呢!越骂越红!越骂越爽!这也就是我今天选择讨论网络暴力这个话题的原因,这已经不是一个新话题了,我们身在其中,我们深受其害。但比网络暴力更可怕的是,我开始对此渐渐对此麻木甚至习惯性地接受。这里的我不仅仅是指我自己,而是更多这个行业的许多人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发现很多人的想法真的改变了,虽然都知道被网络暴力是很难受的一件事,但看在能带来热度的份上,也就默默接受了。有没有被网络暴力,有没有因为被骂上热搜,反而成为衡量有没有流量的一个标准,这似乎成了这个行业的又一个新怪象。大家不去同情,反而还有些暗自羡慕。更让我难过震惊的是,我也在这个环境里被同化了。真正意识到这点,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去朋友家吃饭,他还邀请了他的邻居,也是一个女演员,结果整顿饭的时间这个演员都在哭诉,因为自己第一次被很多不认识的人骂上了热搜,她根本不能理解,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多没见过面的人,甚至第一次知道她在剧里的角色名的陌生人可以如此恨她,无缘无故就可以让她去死,还连带家人。虽然我出道没她早,但作为在被骂这条路上有着丰富经验的前辈,我当然是开导她安慰她咯,我内心真正的想法是:她这么脆弱,以后怎么继续在这个行业里发展下去?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怕,看到她激烈的反应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,在无缘无故受到伤害和辱骂之后,难道不应该像她那么痛苦和难过才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?是什么时候开始,习惯挨骂和渐渐麻木成了艺人的必备技能?我想起来我刚入行的时候,那时候还没有微信微博。2009年12月31日,我录制了我人生中第一个节目。那时候有天涯和贴吧,我会去看几乎每个网友怎么点评我,对每个评价都极其在意,有人说一句张大大穿的好丑,我下次就花百倍精力在打扮上;说我娘,我就恨不得用低八度的声音去主持…那时候有前辈看到我这样,淡淡地告诉我,“别这样,你慢慢习惯就好了。”但现在,我不仅习惯,而且竟然渐渐麻木。如果现在再有记者来问我,网络暴力里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什么?那我说,应该是,我变成了现在这样的自己。一个为了求生和谋生,在被不断地污蔑和断章取义甚至有心为之的被“黑”过无数次后,我已经放弃了抵抗和辩解,脸皮厚到不能再厚、羞耻感薄到不能再薄的自己。我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记得当初我刚进入电视台工作时,意气风发,总编室会根据每个人的风格特点,给出发展定位,我当时得到的标签是:幽默诙谐、真情直接,还有,高情商。但根据目前所谓的网络口碑和对我的热词评价,这些标签放在我身上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。我从小立志想当电视节目主持人,但这一切并不怎么顺利。我是我们艺考全系最后一名进入的主持系,我一直被老师和前辈说形象真的不行,身高差太多,可以试着去做做电台或者配音演员。憋着一口气,天天练习和看节目做笔记,硬是在电视台的面试选拔中被留了下来,17岁的我主持的第一档节目是给老百姓做菜相亲的《单身厨房》。每一天跳着开场舞,穿着粉色另类短裤,一身管家服,身上挂着各种道具的我,就这样坚持真听真看真感受,一档日播节目,一做就是四年半。在很多观众看来,我的风格并不是传统审美里所习惯的那一类。我特别想问问在座的各位,包括在网络上看直播的观众,你们认为标准的男主持人应该是什么样的?身高1米78以上,普通话一级甲等,嗓音自带磁性,风格大气端庄,一般穿西服为主。这些标准有错吗?当然没有错。这些标准当然是好的,甚至是最好的,但这就应该是唯一的吗?不容我去思考,现实就会给我以重拳。21岁那年,我为了一个重要的颁奖典礼准备了小一周,礼服穿好在化妆间化妆到一半,开场前一个小时不到,我接到电话通知:“感觉你的气质还是不太适合这次典礼,下次有机会肯定会找你哦!放宽心!”回去的路上一直自言自语,一会儿自暴自弃,一会儿自我鼓励。眼泪掉下来。年轻,被怀疑,不服输,挫败感…至今想起,那些内心画面依旧历历在目。显然,我在挑战很多人的传统审美。我什么第一次成为群起而攻之的对象?要追溯到《我是歌手》。在《我是歌手》里谭维维唱歌时,当她的眼泪还没有滴在舞台上时,我先声夺人,我哭了。我还记得,播出那天是我搬到北京的第一天,一个很小的房子,那也是我第一次有经纪人。我忙着和经纪人一起拆纸箱搬家具,在小小的房间里庆祝自己终于在北京安家了。突然有朋友告诉我你上热搜了你红了,我就高兴地打开手机,天啊,热搜第一名,红到我怀疑人生,红到朋友圈里都是我的p图:“走开,老娘才是女明星”,红到网络留言从以前的一两百暴增到了三万多,当然,几乎清一色的辱骂和嘲讽。我那句经典台词怎么说来着,真的,太不容易了。竟然在那个时候有人问我说,你好厉害啊!这是你自己设计的剧情套路吗?我敢指天发誓,一切真情实感。我和谭维维认识7年了,她非常坎坷、非常不容易。从参加比赛到最后登上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。当时改编的《灯塔》里有她多年的坎坷和隐忍,有她对年幼去世的父亲的无限怀念和追思。看到她在舞台上强忍着泪水,我真的有说不出的心疼和感动。所以作为一个特别真性情的人,我哭了。但在网友看来,我就是犯了一个主持人的忌讳:我不分主次,我临场加戏,我哭得难看…当然,我相信如果我长得跟我的精修图一样好看,那么网上骂我的人至少减少90%。所以我取的标题是:如果我好看你还骂我吗?因为这件事,我在从业五年后,重新开始学习一个主持人的基本修养。主持人不仅仅是把主持工作努力做好就ok的,还要有公众人物的自觉。不可以丑,不可以矮,不可以哭,不可以在开玩笑地说:你神经病啊…总之,2015年2月7日,是张大大人生的一个里程碑,网友教我重新做人的日子。感谢这接二连三的热搜和大家以为的我很红。一般小说写到这,就会有逆袭对不对?从前的张大大已经死了,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钮祜禄·爱新觉罗·张大大。我呸!故事接下来更丧了。在此之后的四个半月我没有接到任何一个工作或者通告,漫无目的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。于此同时,北京高昂的房租和消费让我捉襟见肘,也让我萌生了重新回到湖南的退意。不光我焦虑,公司也很着急。旗下艺人虽然成了所谓的微博红人,但红成没有节目、没有收益的局面,对公司也是赤裸裸负资产啊。所以他们也想了一些办法,想把我的负面影响力消除一些,比如让我在微博自黑自嘲,显得自己没那么在意。我就听话地整合了网友的p图和段子,发了一条“只怪我不帅,哭得不好看”,又再次精准地收获了两万多条清一色辱骂的评论。也再次证明了,自黑有风险,长得好看另当别论。“大哭事件”发生不久后就是春节,按照节目组的要求,我发了和维维一起拜年的照片,祝大家新年快乐,并且表示自己会不断自省。随后,这条微博底下出现了35000条评论,展开了花式辱骂张大大及其家人的小作文竞赛。2015年大年初一,在中国人民辞旧迎新、阖家团聚的时刻,25岁的我通过这样的形式,真正达到了事业巅峰,进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。老实说,一开始被骂的时候,我还有点生气有点委屈,我哭过骂过,甚至想跳出来和他们吵一架:你们一点都不了解我,为什么就可以随便指责我?到了那个时候,哪还能有情绪啊,整个人陷入怀疑人生的状态,我是不是真的错了?不是怀疑我的主持风格是不是有问题,是怀疑我选择做主持人是不是错了?甚至怀疑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不是错了?在那4个半月里,有一次我朋友介绍我去某高校演讲,没有报酬,但我依旧十分高兴,觉得终于可以有活儿了。而不到半小时校领导果断拒绝了我,理由是我风评太差,不想给他们的学生带来不良影响。我当时陷入了巨大的怀疑,我到底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呢?我虽然不是每天在十字路口等着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好孩子,但我起码也是个普通正常人吧,不吸毒,不出轨,不家暴,不虐待动物,怎么就能给人带来不良影响了呢? 如果我变好看了,这个不良影响还存在吗?直到我有幸遇到了《周一见》和娜姐主持的《偶滴歌神啊》,之后也遇到了很多赏识我愿意帮我的前辈们,才慢慢地有了终于可以做节目和维持生计的可能。我的生存问题终于解决了,虽然挨骂问题还在继续,但很有趣的是,网友除了真情实感地骂我,也有客观理性的分析了,比如很多人开始讨论张大大的黑红路线,先走这个路线,再立那个人设,然后再洗白。我听得一愣一愣的,我哪有什么路线,哪有什么人设?不都是你们拿着个火钳子,一会我赶到这,一会把我赶到那,今天爱哭鬼娘娘腔,明天骂我忘恩负义不要脸,后天我变成谁红跟谁玩了。怎么你们把自己的臆想断章取义拼凑总结一下,就成了我精心谋划的路线和人设了呢?但到这个阶段,竟然有人十分社会地开始对我表示羡慕,说大哥真的不用介意这些,这只是证明你红了,我想被骂都没人骂,你上热搜都不花钱真是太厉害了。但我很想问一下,这个行业的人难道真的有想红成这样的吗?大年初一被骂希望今天是你的忌日?过生日被刷屏给我点蜡烛,质问我爸妈怎么把我生到这个世上来;甚至你家人生重病的时候你还被骂到让他们为你担心?去年我参加《奇兵神犬》,里面有一个环节,封闭训练10天后,有一个机会和重要的人视频,时长3分钟。所有人都打给了爸爸妈妈,但作妖的张大大打给了杨幂。可想而知我又上热搜了,一件小事见人品,势利小人连父母都不认,杨幂是他妈吗?成千上万个公众号兴奋地开始了小作文大赛,争相辱骂我,提及我的人品、争议、不孝……为什么大家都打给爸爸妈妈,我要打给杨幂?她真的是我妈吗?事实是,去年9月我妈妈查出了胶质瘤脑癌,有医学常识的朋友应该知道,胶质瘤脑癌是脑癌中最难治的“癌后”,我妈妈很年轻,还不到50岁。所有工作人员、导演组跟都觉得,这是个好机会啊,说这个时候你跟你妈妈视频会很感人,这是一个你展示自己善良孝顺的好机会。但我不能接受。我妈很爱漂亮,让人看到她头发掉光的状况对她来说太残忍了。而且我工作这么多年,我觉得 真正的男子气概不是你声音有多阳刚、身材有多高大,而是你有没有做人的道义、德行、孝顺和善良。真的很抱歉,因为从我做这份职业开始,我想做的就是扮演一个小丑,想让大家开心快乐,我从来没有在节目上有机会讲真的让自己难过的事情。你们知道吗,整件事情最难过的是,我妈知道我打电话上热搜后,她还来跟我道歉,说儿子对不起,你是我们的骄傲。爸妈什么都帮不了你,我生病还给你惹了麻烦。我很难在公众场合在掉眼泪了,不管是自己的故事,还是听别人的故事。但是一听到和家人相关的事情,就是我心里最软的一块地方,好不容易建设起来的心理防线就塌了半堵墙。我特别想问问,那些跟风骂我的人,你们认识我吗?你们见过我吗?你们亲眼看到我忘恩负义了?你们亲眼看到那些无良八卦里对我的那些描述了?我还想问问这个行业里的人,真的想要这样的红法吗?我一直为我的工作骄傲,我觉得我可以在电视上把正确的信息、正面的能量传达给大家,并得到大家的共鸣,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。每次站在舞台上我都像第一次站上去那么激动。就像大家热爱自己的工作一样,我和大家一样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得到大家的尊重和理解。如果我们暂时还不能终结网络暴力,那么,我们至少能不能不要配合这种风气,不要以被骂上热搜为荣?我虽然年纪不大,但也是一个工作了近十年的电视工作者,我很怀念那个没有热搜的年代。每一档节目,我们讨论的是舞美够不够精彩,台本是不是优秀,我们会比稿;观众会不会喜欢,我挨个打电话问自己的朋友,看节目了没,有什么想法。我怀念这个信息不那么碎片、社会也不那么垂直的时代,依旧有很多的乐趣和喜爱。但怀念没有用,我们不得不接受越来越艰难的现实。我们要创造艺术,也要带来快乐,我们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,我们还在想尽办法做自己的原创,我们接受环境的调整,但还是想努力发挥自己的价值。而现在,在这一切之外,我们还要学会唾面自干,学会在网友打左脸的时候凑上右脸,学会让自己的脸皮厚到能承受网络暴力任何形式的践踏。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职业没有高低贵贱,但现实告诉我,有啊。我们作为一个所谓的戏子你活该被骂。为什么我们的文化工作者,传播者,现在要被迫掌握这些技能才能得以生存?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发现,网络暴力并不是只发生在公众人物身上,在座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深陷在网络暴力的漩涡当中。我们作为公众人物可以来做一个演讲,讲出心中的不满 ,一起号召大家抵制网络暴力。但是普通人在网上被人肉了、辱骂了,然后网友说“不好意思骂错了。”就走了。他们怎么办?这些人怎么办?他们可能是每一个普通高中生,可能是一个未婚妈妈,他们可能是你们人群当中的任意一个,普通、善良、热情、有梦想,网络暴力的人骂完就走了,却因为网络暴力一阵风过去了,一辈子的阴影留下了。网络时代的每一个公众人物都已经再熟悉不过,但我们吃的就是开口饭,而且,毕竟我们有一点点话语权,我们今天还能站在这里跟你们对话,真的再试想一下发生在普通人身上,该有多么抑郁和悲惨。在四个半月没有工作的时间里面,我变得非常抑郁。我太知道这种感受了,有时候想跟网友吵架,有时候想发贴发泄,但现实里,我只是变得非常沉默,每天坐在家里看窗外车来车往、日升日落。北京的24小时里,我最喜欢傍晚六、七点:暮色开始降临,但一点点的街灯、车灯陆续开始亮起来,我感到自己身在其中,随时可能熄灭,随时可能点亮,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怎么样。 那绝望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得。我要谢谢我的家人和朋友和仅有的少数喜欢我的观众们,因为有你们,我没有熄灭,但是,熄灭的例子,我们见的、听的还少吗?请别再沉默,勇敢对网络暴力说:不!最后和大家分享我最喜欢的一句话:“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,但仍旧有人仰望星空。”我也是这星空里微不足道的一点微光,希望我可以一直发光发亮,能点亮和照醒更多的善意和美好。谢谢大家!